全部创业艰辛,与创业者同行在路上

创业艰辛,与创业者同行在路上

郑明龙 2018-03-07 18:58:07

 Z律师创业学院第一期校友名单一经公布,反响热烈,很多朋友都问同样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做创业学院?也有朋友说,明龙你与时俱进,在众创时代做创业辅导,紧跟潮流,很好。但这只说对一小部分。


Z律师干货:创业艰辛,与创业者同行在路上.png

  我跟大家一样,有一个感受,就是有幸迎来一个创业的好时代,在这个时代里,只要愿意,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创业。

  相比改革开放初期的创业时代,现在创业相对没有包袱。但同时,现在商品经济和市场已经成熟,各行各业已经兴起,细分领域山头林立,创业者已经很难轻易进入或开发一个新领域;现在的法律制度和法治环境已经健全很多,不是敢干敢闯就可以,早期改革开放的原罪可以既往不咎,而如今则严格法办;现在是合伙人时代,资源必须迅速和有效整合,单靠个人智慧,已经很难立业;知识急速爆炸,人们的知识和视野悬殊巨大;市场竞争节奏加快,一不留神,就会被竞争对手和市场甩在脑后。从这个意义上讲,现在我们来创业,注定会更艰辛。

  另外,我们大家都听过很多创业团队分分合合的故事,甚至反目成仇;也见过好不容易走上正轨的项目,因为内部架构问题,而无法融资;还听说过有的项目虽然融资了,但却拱手相让,例如最近大家都知道的1号店两次易主,创始人丧失控制权,创始人陆续出走;凡此种种,不一而足。这些创业前辈所经历的问题,用事后诸葛的方式,可以总结为法律问题。

  但问题是,我们传统的法律服务,都是被动式的,创业者有什么需求,就提供什么法律支持;被动式还不要紧,最为重要的是,法律最终解决的是人和利益的问题,确定人与人、人与组织、人与社会的权利义务关系。如果不做深入了解,不了解他的行业,不了解其中的游戏规则,不理解他的创业规划,传统法律服务很难真正为创业者和创业项目提供综合的法律解决方案。

  因此,自从去年10月以来,我一直在思考,我们的法律服务要做些什么改变,才能真切、有效和及时的帮助到大家。

  我每天都要接受多个创业项目的咨询和辅导,主题几乎高度一致。包括:创业项目会不会违法、有什么法律风险,合伙人股权要怎么分配才公平合理,合伙人内部权力机构要怎么安排、规则怎么定,合伙协议要怎么签,核心员工的股权激励怎么做,融资时怎么估值,怎么和投资人谈判,签署投资协议应注意什么事项,商标等知识产权如何保护,甚至是怎么搭建VIE结构,等等。有的还不仅仅是法律问题,还包括产品和商业模式问题。

  随便举两个例子。

  有一个创业团队,要做一个平台项目,商业模式很简单,就是抽佣和在全国建立分支机构,利用各地资源,并与当地资源提供者分享佣金。我们都知道,抽佣已经是过时的玩法,最容易被颠覆,所以,我就建议,摒弃抽佣模式,基础服务层面免费,在会员权益、广告、附加产品等增值服务方面实现收益;在市场格局方面,建立一个统一的全国市场格局。

  另外一个,融资是大家很关注的话题,融资最终要落实到投资协议上面来。关于投资协议,说个题外话,雷军和徐小平有不同的观点。雷军主张在VC投资时,要引进“国际规则”,将“经过验证的西方国家的30-40页的投资条款直接引进”,徐小平则主张天使投资协议,其实一页合同就够了,这是硅谷惯例。现实情况是什么?我们所见到的基本上都是30-40页的合同。我辅导的一个创业团队,要与投资人签署投资协议,创业者本身法律常识本身就很少,不要说理解,就单单要把一份汉化、别扭、拗口的舶来投资条款看完,本身就是一个很难完成的任务。即便是通过我的逐一条款解释,也用了2个小时。这样的投资协议,能随便就签吗?

  以上是两个简单的例子,如果只是一两个创业项目的问题,解决就解决了。但问题是,创业者所面临的,基本上都是同样的问题,如果每个创业团队、每个问题,我都要花同样的时间,都逐一讲一遍,那岂不是太没有效率了?而且,创业不仅需要法律支持,还需要财务规范,商业模式,投资人和投资机构的对接,创业辅导,运营支持,HR体系构建等方面的支持。

  因此,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做一个研习班,不仅仅交流法律问题,还可以交流以上讲到的其他创业资源的供给,以相对高效、尽可能全面的帮助到创业者。

  这,就是我做创业学院的初衷和发心。

  创业艰辛,我愿与创业者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