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朱同飞与北京久其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朱同飞与北京久其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

裁判文书网 2018-08-03 15:58:51


   (2014)庐民一初字第00247号   劳动争议   一审   民事   合肥市庐阳区人民法院   2014-01-27


        原告:朱同飞,男,1984年10月14日出生,汉族,住安徽省合肥市。

        委托代理人:孙振宇,安徽中天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涂成锐,安徽中天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久其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住所地安徽省合肥市。

        负责人:吴鹏翎,运营总监。

        被告:北京久其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海淀区。

        法定代表人:赵福君,董事长。

        以上两位被告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魏守田,北京久其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经理。

        原告朱同飞诉被告北京久其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安徽分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北京久其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久其公司)劳动争议一案,本院于2013年12月12日立案受理,依法由审判员蒋子钰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1月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朱同飞及其委托代理人孙振宇、涂成锐,被告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及被告北京久其公司共同的委托代理人魏守田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朱同飞诉称:朱同飞于2006年10月8日入职北京久其公司,并于2011年2月份由北京久其公司调动到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工作。朱同飞与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于2011年2月23日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合同期限为2011年2月1日至2014年1月31日。现朱同飞在合肥市社会保险征缴中心查询得知,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已经在2012年9月21日单方解除了与朱同飞签订的劳动合同,从2012年10月起不再为朱同飞缴纳社会保险费。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擅自将朱同飞的劳动关系变更至合肥德勤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并未就此事向朱同飞作出说明,亦没有与朱同飞签订新的书面劳动合同。朱同飞与北京久其公司于2011年11月8日签订《股票期权授予协议》,但北京久其公司只履行了部分股权激励金额,尚有7200元未予履行。本案已经过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审理。朱同飞诉至法院,请求判令:1、请求确认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合同违法;2、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支付赔偿金81750元;3、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支付双倍工资77200元;4、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为朱同飞补缴2012年10月至2013年10月的社会保险;5、北京久其公司支付股权激励未实现部分的差额7200元;6、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北京久其公司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用。

        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北京久其公司在庭审中辩称:一、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未单方解除与朱同飞的劳动合同,朱同飞的第1、2、3项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朱同飞于2011年2月23日与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签订一份《劳动合同书》,约定的劳动期限为2011年2月1日至2014年1月31日。目前,该《劳动合同书》仍在实际履行,朱同飞至今仍在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工作,并按《劳动合同书》的约定领取工资薪金。2012年9月,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将公司员工的社会保险委托合肥德勤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代为缴纳,涉及到社保手续的变更。因此,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告知员工在办理社保人员增减手续时“可能会有离职手续的办理,但此事跟实际劳动合同的解除无关,安徽久其员工与公司签订的合同依然有效”。上述事实,在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开庭时已经予以查明。可见,朱同飞诉称的“单方解除合同”行为,实际上系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出于委托人力资源中介机构缴纳社保的需要,而向社保申报的手续材料,并非真实解除双方的劳动合同。并且,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已经通过邮件将真实的意思通知了公司员工,朱同飞也从未提出过反对意见。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在主观上并无与朱同飞解除劳动合同的意思表示,并且客观上双方的劳动合同至今仍在正常履行。因此,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从未单方解除与朱同飞签订的《劳动合同书》,双方的劳动关系至今也未发生变化。朱同飞诉称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并主张赔偿金、双倍工资的诉讼请求无事实及法律依据。二、根据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提供的社保参保记录显示,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已委托合肥德勤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代为缴纳员工社保,本案朱同飞的社保费用不存在欠缴情况,因此朱同飞的第4项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及法律依据。三、关于朱同飞的第5项诉讼请求:(一)、股权激励纠纷并非劳动争议,朱同飞的第5项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的管辖范围,应当依法予以驳回。北京久其公司与朱同飞于2011年10月17日签订《股票期权授予协议》,朱同飞根据《股票期权授予协议》及《激励计划》的约定,被授予公司股票期权,并按照一定的条件进行行权。需要强调的是,《股票期权授予协议》系根据我国《公司法》、《证券法》及《上市公司股权激励管理办法(试行)》等法律法规制定,约定是双方基于公司股东(或潜在股东)的利益,该法律关系并不属于《劳动合同法》的调整范围。《股票期权授予协议》项下的争议并非劳动争议,不属于本案的管辖范围。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合劳仲裁字(2013)374号仲裁裁决书对此认定正确,北京久其公司予以坚持。(二)、朱同飞要求北京久其公司“支付股权激励未实现部分的差额7200元”无事实及法律依据。首先,股票期权的定义是,当满足一定条件时,被激励对象有权按照约定的价格购买公司的股票。即激励的标的物是公司股票,而不是现金。朱同飞诉称的“差额7200元”与《股票期权授予协议》的约定内容完全无关,毫无事实依据。其次,根据《股票期权授予协议》及《激励计划》的约定,股权激励行权条件如下:1、公司年净利润增幅30%以上,2、个人绩效考核需达标(70分以上),两个条件须同时满足。在可行权基础上,每名激励对象需在三个行权期内分4:3:3比例行权。事实上,2012年度北京久其公司净利润下滑68.18%,预计2013年度净利润亦不能实现较2010年增幅90%的行权要求。因此,由于行权条件并未满足,朱同飞也无权进行行权。综上所述,朱同飞的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恳请法院依法驳回朱同飞的诉讼请求。

        经审理查明:2006年10月8日,朱同飞至北京久其公司工作,从事技术工程师岗位。2011年2月1日,朱同飞要求调至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工作,2011年2月23日,朱同飞与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书》,双方约定合同期自2011年2月1日起至2014年1月31日止,朱同飞从事售前工程师岗位,工资标准为4000元/月。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自2011年3月起为朱同飞缴纳各项社会保险。2012年8月,北京久其公司与呼和浩特市卓悦人力资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人力资源服务合作协议书》,北京久其公司委托呼和浩特市卓悦人力资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为北京久其公司委托人员代缴社会保险及住房公积金,参保城市包含合肥。其后,呼和浩特市卓悦人力资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又将委托事项转委托于合肥德勤人力资源有限公司。2012年9月19日,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以电子邮件的方式向朱同飞发送通知,告知朱同飞“计划将安徽久其员工社保公积金缴纳由代理公司代为缴纳;因此在做增减员时可能会有离职等手续的办理,但是此事跟实际劳动合同的解除无关;安徽久其员工与公司签订的合同依然有效”。2012年10月起至今,朱同飞的社会保险参保单位变更为合肥德勤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变更参保单位后,朱同飞的各项社会保险待遇并无变化。期间,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未向朱同飞出具解除劳动关系证明书。至本案庭审时,朱同飞仍在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工作,并正常领取工资报酬。朱同飞认为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在办理变更社会保险参保单位手续时未征得其本人同意,并单方解除了与其的劳动关系。朱同飞诉至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要求确认北京久其公司单方解除劳动关系违法并支付赔偿金、双倍工资、补缴社会保险,并支付股权激励的差额部分。合肥市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合劳仲裁字(2013)374号仲裁裁决书驳回朱同飞的全部仲裁请求,朱同飞不服该仲裁裁决,故诉至本院,请求判如所请。

        上述事实,有朱同飞提供的劳动合同书、录用人员登记备案花名册、社会保险缴费单位人员减少花名册、社会保险个人参保情况查询单、股票期权授予协议、合劳仲裁字(2013)374号仲裁裁决书、情况说明、合肥德勤人力资源有限公司为朱同飞办理社会保险的记录,北京久其公司及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提供的人力资源服务合作协议书、社会保险费用转账凭证、电子邮件打印件、股权激励计划及实施情况,以及双方当事人陈述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是否于2012年9月单方解除了与朱同飞的劳动关系。认定双方劳动关系的存续,不能仅仅依据代缴社会保险的参保单位。北京久其公司将员工社会保险和公积金的代缴事务委托其他公司代为办理,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已通过电子邮件的方式将代办事宜告知朱同飞,并在电子邮件中说明“在做增减员时可能会有离职等手续的办理;安徽久其员工与公司签订的合同依然有效”。朱同飞在庭审中亦认可其社会保险变为合肥德勤人力资源有限公司缴纳后,待遇仍与之前相同。从北京久其公司提供的部分月份社会保险转账凭证看,该公司已将员工社会保险费用转账至委托的代办公司,即员工的社会保险费用实际仍由北京久其公司支付。结合朱同飞仍在北京久其公司分公司工作并正常领取工资报酬的事实,本院认为,北京久其公司安徽分公司与朱同飞的劳动关系仍然存续,故对于朱同飞的前四项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关于朱同飞要求支付股权激励的差额,该项诉讼请求不属于本案劳动争议的审理范围,在本案中不予处理。据此,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朱同飞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即5元,由朱同飞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安徽省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蒋子钰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七日

        书记员陈旋


米律,企业法律服务机构。专业股权激励咨询,量身定制股权激励方案,系统方案落地实施一站式服务,助力创业者成功创业,规范运作,避开雷区,留住核心人才,提高公司估值。    


米律在互联网科技、影视传媒、互联网金融等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十点读书、凯书讲故事、铅笔道、笔记侠等多家优秀创业公司都选择了我们。    


想了解更多关于股权激励方案,请访问:股权激励方案设计    

本文来源:http://www.milv.cn/knowledge/detail_1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