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任治远与新东方劳动合同纠纷案 | 股权激励

任治远与新东方劳动合同纠纷案 | 股权激励

裁判文书网 2018-03-30 10:17:55

股权激励方案需要专业的设计及规范,本案例由米律网小编精心整理,告诉您股权激励行权约定条款重要性。


任治远与北京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5)甬东民初字第703号    宁波市江东区人民法院


        原告:任治远。

        委托代理人:李健,浙江天远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北京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俞敏洪。

        委托代理人:陆海松。


审理经过:


        原告任治远诉被告北京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东方公司)劳动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5年4月16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陈露露适用简易程序于2015年6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任治远的委托代理人李健、被告新东方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陆海松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经庭外和解未果,现已审理终结。


诉讼请求:


        原告任治远起诉称:原告于2003年8月进入被告公司从事教学工作,期间被告出台了股权激励计划,以赠与股权的方式对原告进行激励。2012年7月23日,被告赠与原告新东方普通股共计11000股,其中2000股原告可在2013年5月31日行权,4500股可在2014年5月31日行权,剩余的4500股可在2015年5月31日行权,原告在2013年5月31日行权后,对剩余的股权无法行权,经与被告协商未果,遂起诉至法院。请求判决:一、被告交付原告可交易的员工激励股票4500股新东方普通股;二、被告赔偿原告损失211349元。


被告辩称:


        被告新东方公司答辩称:不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首先,股票授予协议约定原告行权的条件为必须任职至2015年5月31日,现双方的劳动合同已经早于该日解除,故被告有权取消赠与股票;其次,原、被告解除劳动合同之时,被告向原告支付了经济补偿金,双方约定被告的所有劳动合同项下的义务已履行完毕,双方之间无其他争议。综上,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为证明其诉讼请求,向本院提供证据如下:

        1.宁波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甬劳仲不字(2015)第2号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拟证明原告的诉讼请求经过仲裁前置。

        2.2012年7月26日劳动合同终止协议,拟证明原、被告于2012年7月25日终止双方的劳动合同,原告根据被告的指示自2012年7月26日起与案外人北京智愚嘉业软件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愚嘉业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3.新东方公司出具的担保函、原告与智愚嘉业公司的劳动合同、参保明细、宁波新东方学校信用查询记录,拟证明原告与新东方公司存在劳动关系的事实;

        4.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限制性股票授予协议,拟证明该份协议被告并未交付给原告,原告不清楚协议的内容,原告通过其在被告处的朋友获得该份协议,被告通过口头形式告知原告将赠与原告股票及相应的行权时间;

        5.2013年5月、2014年5月原告中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对账单,拟证明被告于2013年5月将与原告约定的11000股新东方股全额交付原告,后于2014年5月将其中的9000股扣回的事实。

        经质证,被告对证据1-4的真实性均无异议,其主张双方之间就股权的行权约定了条件,也即原告必须在行权之时仍然在职。原告提供的证据5系打印件,无任何第三方的盖章确认,故对该份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且被告赠与给原告的股票期权有行权的条件,现条件未成就,故原告不能对剩余的9000股行权。本院认证意见如下:鉴于被告对证据1-4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此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5不能证明被告已于2013年5月将11000股交付原告,而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4可见,原告赠与给被告的是股票期权,原告需在行权后才能取得股票所有权。

        被告为证明其答辩意见,向本院提交如下证据:

        1.《劳动合同》,拟证明原告与被告集团下属公司签订劳动合同;

        2.《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拟证明原、被告协商解除劳动合同,双方之间无其他争议;

        3.《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运营决策层目标任务与薪酬确认书》,拟证明原、被告约定若原、被告解除劳动合同,原告无权获得股权;

        4.银行交易明细,拟证明原告已经获得被告支付的经济补偿金及奖金,双方劳动合同项下的权利义务已履行完毕。

        经质证,原告对证据1真实性不予认可,被告提供的劳动合同与原告持有的合同内容不一致;对证据2真实性及关联性均不予认可,该份证据系原告与案外人智愚嘉业公司所订,与本案被告无关;对证据3真实性无异议,2012年7月,被告要求原告与智愚嘉业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此后原告与被告之间无任何劳动关系,双方签订的薪酬确认书不生效力;原告对证据4真实性无异议,但认为与本案无关。本院认证意见如下:鉴于原告对证据3-4真实性无异议,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均予以认定,证据1-2上有原告的签名,原告虽对真实性不予认可,但未提供证据予以推翻,故本院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亦予以认定。


法院认定事实:


        本院经过审理,认定事实如下:原告原系被告员工,被告安排原告在宁波新东方学校担任校长,双方签有劳动合同。《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限制性股票授予协议》载明股权计划:股权激励计划(2006),股票数量为普通股数量11000,赠予日期2012年7月23日,行权期日分别为:2013年5月31日到期数量2000,2014年5月31日到期数量4500,2015年5月31日到期数量4500。该协议另载明员工获得股票的条件为自2012年7月23日至2015年5月31日任职于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或其下属公司,在行权日期之前出现劳动合同变更或解除的,公司有权取消全部或部分赠予股票。2012年7月26日,原、被告签订《劳动合同终止协议》,约定双方于2012年4月1日订立的期限自2012年4月1日至2017年3月31日的劳动合同自2012年7月25日终止,该终止协议另约定自2012年7月26日起,原告与智愚嘉业公司签订劳动合同。2012年7月26日,原告与智愚嘉业公司签订《劳动合同》。2012年7月26日前后,原告的工作岗位,职责等均无变化。

        2013年6月1日,原告与被告签订《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运营决策层目标任务与薪酬确认书》,就原告的薪酬待遇进行约定,同时约定若原告在财年内主动辞去职务,则不得享受任何奖金分配和股权分配。

        2014年2月27日,原告与智愚嘉业公司签订《协商解除劳动关系协议》,该协议约定原告与智愚嘉业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智愚嘉业公司向原告支付离职补偿款458276元,同时约定在智愚嘉业公司向原告支付补偿款后,智愚嘉业公司的所有劳动合同项下的义务履行完毕。

        原告为劳动合同纠纷向宁波市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该仲裁委于2015年1月4日以仲裁请求不属于劳动争议处理范围为由作出不予受理案件通知书。原告不服,起诉至本院。


法院法律认定:


        本院认为,原告主张被告在赠予其股权时并未告知其行权时必须在职,原告的该陈述与其于庭审中提交的《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限制性股票授予协议》相矛盾,现原告未提供证据推翻该协议的真实性,故该协议应为真实有效,该协议约定员工获得股权的条件是2015年5月31日之前任职于新东方教育集团或下属公司,现原告于2014年2月27日起不在宁波新东方学校任职,也未任职于被告或下属公司的其他职务,故原告行权条件不成就,依据该协议原告无权就剩余9000股新东方普通股行权。因此,对于原告的诉讼请求,本院难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七十八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原告任治远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元,减半计5元,免予收取。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人在收到本院送达的上诉案件受理费缴纳通知书后的七日内,凭判决书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大厅收费窗口预交上诉受理费,如银行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财政局非税资金专户,帐号:37×××92,开户银行:宁波市中国银行营业部。如邮政汇款,收款人为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室。汇款时一律注明原审案号。逾期不交,作放弃上诉处理。


        代理审判员陈露露

        二〇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

        代书记员毛溢波



米律,企业法律服务机构。专业股权激励咨询,量身定制股权激励方案,系统方案落地实施一站式服务,助力创业者成功创业,规范运作,避开雷区,留住核心人才,提高公司估值。

米律在互联网科技、影视传媒、互联网金融等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铅笔道、笔记侠等多家优秀创业公司都选择了我们。

想了解更多关于股权激励方案,请访问:股权激励方案设计

本文来源:http://www.milv.cn/knowledge/detail_1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