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厦门顶尖电子有限公司、卢启丰股权转让纠纷案 | 股权激励

厦门顶尖电子有限公司、卢启丰股权转让纠纷案 | 股权激励

裁判文书网 2018-03-30 10:17:38

需要专业的设计及规范,本案例由小编精心整理,告诉您股权激励回购机制的重要性。

厦门顶尖电子有限公司、卢启丰股权转让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2017)闽02民终4606号     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原审原告):厦门顶尖电子有限公司,住所地福建省厦门市火炬高新区火炬园光厦楼北幢第四层西侧。

        法定代表人:钮李明,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卓雄华,福建尚圭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绍敬,福建尚圭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卢启丰,男,1975年5月23日出生,汉族,住厦门市思明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杨力,福建如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夏洁,福建如浩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上诉人厦门顶尖电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顶尖电子公司)因与被上诉人卢启丰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不服福建省厦门市海沧区人民法院(2017)闽0205民初87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不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顶尖电子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林绍敬,被上诉人卢启丰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夏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诉讼请求:


        顶尖电子公司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持其一审的诉讼请求;一审、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理由如下:一、依据2010年12月12日签订的《协议书》(以下简称《协议书1》)第七条约定,在满足回购情形下,顶尖电子公司享有强制回购的权利,被上诉人负有将股权还原的强制义务,被上诉人享有继续作为股东或继续持有股份的前提是上诉人主动邀请或询问被上诉人的意见,被上诉人才有选择的权利。原审法院未考虑《协议书1》第七条约定的适用前提,错误理解该条款的含义,认定被上诉人可以选择持有股权,也可以选择将股权退还,并不负有必须退还股份的义务,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二、进行“股份还原”系双方履行协议的约定,无需股东会决议,在满足回购情形下,上诉人可直接决定进行回购。根据三位证人证言,在2010年公司股权激励动员大会上,公司及全体受激励对象都确定公司不上市,股权就按照原价加银行利息回购。上诉人与被上诉人是依照《协议书1》行使权利履行义务,上诉人并非将是否可以回购及被上诉人是否同意回购进行表决,该事项不属于股东会表决事项,无须股东会表决。三、2015年12月31日股东会会议上,所有股东均未反对股权回购,也未发表任何关于愿意继续作为股东或愿意继续持有股份的意思表示。原审法院认为《股东会会议记录》并不能证明被上诉人放弃继续持有股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根据上诉人提交的《私营公司基本信息》,负有将股权还原的23名股东中已有16名股东办理股权还原事项,说明大部分股东已按照协议履行,进一步证明被上诉人在上诉人董事长询问后,未发表任何关于愿意继续作为股东或愿意继续持有股份的意思表示。四、上诉人一审提交的《录音》能够直接证明被上诉人不愿继续持有股权的事实,原审法院未予认定,属于认定事实错误。五、《协议书1》第七条约定的是回购股权事宜,并未约定退还股权转让款与退还股权的前后顺序。原审法院认为上诉人需先行支付股权转让款,否则被上诉人有权拒绝退还股权,属于认定事实错误。综上,上诉人行使股权回购权无需被上诉人同意,且提交的证据也充分证明被上诉人不愿意继续作为股东或继续持有股份,被上诉人依法应当协助上诉人办理股权转让工商变更手续,将持有的股权变更至上诉人名下。


被上诉人答辩:


        卢启丰答辩称:顶尖电子公司的起诉已经超过诉讼时效。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原审诉讼请求:


       顶尖电子公司向原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卢启丰协助顶尖电子公司办理股权转让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将卢启丰持有顶尖电子公司0.3964%的股权过户登记至顶尖电子公司名下;本案诉讼费用、保全费用由卢启丰承担。


原审法院事实认定:


        原审法院认定事实:2010年12月12日,转让方钮李明(甲方)、受让方卢启丰(乙方)与顶尖电子公司(丙方)三方共同签订《协议书1》,约定钮李明按成本价向卢启丰转让其所持有的顶尖电子公司20万元(占注册资本0.3964%)的股权,转让价格为20万元。其中,《协议书1》第四条约定了顶尖电子公司向卢启丰回购公司股权的情形及回购方式;第七条约定公司不能上市的处理:“经各方协商确定,如公司发生下列情况之一的,甲方应当于相关事项确定之日起十日内,将乙方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及按退还当日的人民银行活期存款利率退还乙方:(一)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一年内,公司未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法律变更为股份公司的;(二)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二年内,公司未能在证券公司股份代办转让系统挂牌交易的。但乙方同意继续作为丙方股东或者同意继续持有本协议第一条约定的全部或者部分股权的,甲方不予退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乙方也不得要求甲方退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

        《协议书1》签订后,钮李明依约将0.3964%的股权过户至卢启丰名下。钮李明另设立了顶尖信息咨询(厦门)有限公司,并将实施股权激励后其持有的顶尖电子公司余下95.1437%的股权变更登记至该公司名下。2012年11月,因证监会上市IPO实际暂停审核,顶尖电子公司未能上市,顶尖电子公司也未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12月20日,钮李明(甲方)与顶尖电子公司(乙方)签订一份《协议书》(以下称《协议书2》),约定:“一、甲方将原协议第七条约定享有的回购股权的权利转让由乙方享有,在符合原协议第七条的情形下,乙方可直接向公司上述职员回购股权。二、乙方行使回购权后,应当按照法律规定流程进行减资,或将回购的股权通过其他激励方式授予公司职员;三、乙方可自行行使回购权或指定第三方行使回购权。”

        2015年12月31日,顶尖电子公司召开全体股东参加的股东会议,顶尖电子公司职员叶兆芳作为会议记录人制作了相应的《股东会会议记录》,《股东会会议记录》分两页,第一页系对会议过程的记录,具体如下:1、董事长宣读公司不上新三板的理由:A、公司新三板于公司2010年12月开始股改后第二年(2012年11月)公司在改制尚未完成时,IPO的审查宣告停止,公司也终止股改即已无法上市了。B、加上公司发觉新三板是没有流通性板块,没有挂牌的价值。C、依上述两个理由请大家正式决议:公司停止上市计划。2、董事长重新宣读2010年12月12日与与会人员签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之第七条,公司不能上市在处理的相关内容,董事长特别强调,因故公司无法上新三板,大家股份应依约还原,启动回购流程,请大家近期准备配合签办回购文件。接着钮先生请大家针对这个回购问题进行提问。姜栋梁问:“那我们何时能收回回购股款”董事长回答:“依协议在工商登记完成后尽快汇给各位。”董事长询问各位股东是否还有其他问题众人回答没有其他问题。3、董事长宣布回购完成后公司会考虑以新的虚拟股权激励办法来让表现好的及新人继续加入,一起努力创造新的局面。第二页为全体股东签字页,该页首部载明:“会议内容:决议公司不上新三板,上市计划停止”。下方为含卢启丰在内的全体股东签字。后双方因股权价格等问题未能协商达成一致意见,卢启丰未将股权退还。

        原审法院另查明:一、顶尖电子公司申请证人雷某、范某、朱某出庭作证。证人雷某出庭作证称,其系顶尖电子公司印刷电路板课长;2010年公司股权激励动员大会上,会上钮李明有说过上市不成功,股权按原价加银行利息回购;其参加了2015年12月31日的股东会议,会议决定公司停止上市,按照协议第七条还原股权,即原价加利息回购,其于会后在会议记录签字确认;其之前持有的5万元股份已经退股,且已收到回购款5万元及相应息。证人范某出庭作证称,其系顶尖电子公司纸张耗材课课长;2010年公司股权激励动员大会上,会上钮李明有说过上市不成功,股权按原价加银行利息回购;其参加了2015年12月31日的股东会议,会上钮李明宣布公司不上市了,按照协议按原价加利息回购股权,其会后在股东会议记录上签字确认;会上除了姜栋梁提问何时退还回购款之外,其他人未发表意见。证人朱某出庭作证称,其系顶尖电子公司总经理秘书;2010年公司股权激励动员大会上,会上钮李明有说过上市不成功,股权按原价加银行利息回购;其参加了2015年12月31日的股东会议,会上公司决定停止上新三板,启动回购股票的程序,根据协议第七条按原价加活期利息回购,会上除了姜栋梁提问外,其他人未表态;其原先持有的股份也依约回购了,且已收到回购款5万元及利息。二、顶尖电子公司明确其系依据《协议书1》第七条约定及其已受让了钮李明《协议书1》第七条项下的权利为由,请求卢启丰退还讼争股权。三、本案在审理过程中,顶尖电子公司向原审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冻结卢启丰持有的顶尖电子公司0.3964%的股权,原审法院依法采取了相应的保全措施,顶尖电子公司为此支付了保全费用1520元。

        原审法院认为,顶尖电子公司系台资企业,本案属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由原审法院集中管辖的涉台案件,故原审法院对本案享有管辖权。

        本案中,顶尖电子公司明确其诉讼请求并非依据《协议书1》第四条关于回购的约定,而是基于《协议书1》第七条关于卢启丰向钮李明退还讼争股权的约定及《协议书2》中钮李明将《协议书1》第七条项下的权利转让给顶尖电子公司的约定。则顶尖电子公司显然与本案有直接的利害关系,至于钮李明是否有权将《协议书1》第七条项下权利转让给顶尖电子公司,属实体审理范围,并不影响顶尖电子公司作为原告的主体资格。故对卢启丰主张顶尖电子公司并非本案适格原告,不予支持。

        顶尖电子公司诉讼请求系基于《协议书1》第七条关于卢启丰向钮李明退还讼争股权的约定。从《协议书1》第七条约定的内容看,第七条第一款明确约定钮李明应退还卢启丰支付的股权转让款的两种情形,即公司未能变更为股份公司或者未能在证券公司股份代办转让系统挂牌交易的;第二款则约定了但书条款,即卢启丰同意继续作为顶尖电子公司股东或者同意继续持有股权的,钮李明不予退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卢启丰也不得要求退还。显然,当出现第七条第一款约定的情形时,卢启丰可以选择继续持有顶尖电子公司的股权,也可以选择将股权退还给钮李明,并不负有必须退还股份的义务。虽然顶尖电子公司于2015年12月31日召开的股东会所形成的会议记录证明全体股东决议公司停止上市,但对于“股份还原”,并未正式进行决议,更无形成决议,即该股东会会议记录并不能证明卢启丰放弃继续持有顶尖电子公司的股权。可见,顶尖电子公司所举证据不足以证明卢启丰同意退还讼争股权,卢启丰亦陈述从未表示放弃持有顶尖电子公司的股权,而是不同意退还股权,故顶尖电子公司应承担举证不能之法律后果。据此,顶尖电子公司依据《协议书1》第七条约定请求卢启丰退还股权,没有事实依据,不予支持。此外,《协议书1》第七条约定内容强调的是钮李明先行退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之义务,在钮李明未履行付款义务前,卢启丰亦有权拒绝退还股权。


一审法院判决:


        综上,《协议书1》系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和形式不违反法律规定,合法有效,当事人应严格依约全面履行各自义务。顶尖电子公司请求卢启丰将其持有顶尖电子公司0.3964%的股权变更至顶尖电子公司名下,不符《协议书1》第七条约定,故其该诉讼请求没有事实依据,依法应予以驳回。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判决:驳回厦门顶尖电子有限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厦门顶尖电子有限公司负担。

        本院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二审法院查明:


        经审理查明,上诉人顶尖电子公司对一审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被上诉人对一审认定的以下事实有异议:1.“2015年12月20日钮李明(甲方)与顶尖电子公司(乙方)签订一份《协议书》”有异议,认为签订时间2015年12月20日不真实;2.三位证人的陈述不属实;3.《股东会会议记录》的以下内容有异议:“2.董事长重新宣读2010年12月12日与与会人员签的股权转让协议书之第七条,公司不能上市在处理的相关内容,董事长特别强调,因故公司无法上新三板,大家股份应依约还原,启动回购流程,请大家近期准备配合签办回购文件。接着钮先生请大家针对这个回购问题进行提问。姜栋梁问:那我们何时能收回回购股款董事长回答:依协议在工商登记完成后尽快汇给各位。董事长询问各位股东是否还有其他问题众人回答没有其他问题。3.董事长宣布回购完成后公司会考虑以新的虚拟股权激励办法来让表现好的及新人继续加入,一起努力创造新的局面”。被上诉人对一审认定的其余事实无异议。对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二审另查明,2016年5月3日,钮李明与彭建都、赖莉、卢启丰、金涛、冯烈斌、熊庆芳六位股东谈话,主要内容是钮李明要求彭建都等人签字同意按照原价回购股权,彭建都表示同意股权回购,但是价格要协商;卢启丰、冯烈斌、熊庆芳也要求就回购的价格进行协商,谈话结束各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以上事实,有顶尖电子公司原审提供的录音为证。


二审法院认定:


        本院认为,上诉人顶尖电子公司(丙方)、被上诉人卢启丰(乙方)与钮李明(甲方)于2010年12月12日签订的《协议书1》,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效力性强制性规定,应认定为有效合同。

        本案中,顶尖电子公司系基于《协议书1》第七条、顶尖电子公司与钮李明签订的《协议书2》的约定,要求被上诉人退还讼争股权。《协议书1》第七条“公司不能上市的处理”约定:“经各方协商确定,如公司发生下列情况之一的,甲方应当于相关事项确定之日起十日内,将乙方支付的股权转让款及按退还当日的人民银行活期存款利率退还乙方:(一)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一年内,公司未能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地区)法律变更为股份公司的;(二)自本协议生效之日起二年内,公司未能在证券公司股份代办转让系统挂牌交易的。但乙方同意继续作为丙方股东或者同意继续持有本协议第一条约定的全部或者部分股权的,甲方不予退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乙方也不得要求甲方退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可见,《协议书1》第七条第一款约定的是退还被上诉人股权转让款及利息的两种情形,第二款但书条款则约定,被上诉人同意继续作为股东或者同意继续持有股权的,甲方不予退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被上诉人也不得要求退还。《协议书1》第七条对被上诉人同意继续作为股东或继续持有股份的情形并未设定前提条件。上诉人主张该约定的适用前提是其主动邀请或询问,缺乏依据,不予采纳。

        原审中顶尖电子公司申请证人雷某、范某、朱某出庭作证,拟证明在2010年公司股权激励动员大会上,公司及全体受激励对象都确定公司不上市,股权就按照原价加银行利息回购。由于三位证人均系顶尖电子公司的职员,与本案具有利害关系,故证人证言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本案事实的依据。从2015年12月31日的《股东会会议记录》看,全体股东决议内容为:“决议公司不上新三板,上市计划停止”;“强制回购”、“股份还原”的内容并未形成股东会决议,亦未经过参会股东的签字确认。从2016年5月3日钮李明与彭建都等六位股东的谈话看,各方未就股权回购事宜达成一致意见,因此不能得出被上诉人已经不愿意继续持有股权的结论。至于已办理股权变更的其他16名股东,均系对自身权利的处分,不能据此认定被上诉人已作出放弃持有股权的意思表示。综上,顶尖电子公司要求被上诉人退还股权,缺乏依据,不予采纳。原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00元,由上诉人厦门顶尖电子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吴丽雪

        审判员江伟

        审判员郑文雅

        二一七年九月三十日

        代书记员巫粤峰


米律,企业法律服务机构。专业股权激励咨询,量身定制股权激励方案,系统方案落地实施一站式服务,助力创业者成功创业,规范运作,避开雷区,留住核心人才,提高公司估值。

米律在互联网科技、影视传媒、互联网金融等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铅笔道、笔记侠等多家优秀创业公司都选择了我们。

想了解更多关于股权激励方案,请访问:股权激励方案设计

本文来源:http://www.milv.cn/knowledge/detail_1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