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原告金英爱诉被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罗晓斌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裁定书

原告金英爱诉被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罗晓斌网络购物合同纠纷一案一审民事裁定书

裁判文书网 2017-11-15 12:40:56
    基础信息
    • 审理法院:延吉市人民法院

    • 案  号:(2017)吉2401民初1987号

    • 案  由:网络购物合同纠纷

    当事人信息

    原告:金英爱,女,朝鲜族,住:吉林省延吉市东方公寓。

    委托代理人:李京安,朝鲜族,住:吉林省延吉市东方公寓。与原告系配偶关系。

    被告:罗晓斌,男,汉族,住:广东省深圳市宝安区沙井街。

    被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下称淘宝公司),住所地: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五常街道。

    法定代表人:张勇,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孙清亮,吉林路朗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案由:网络购物合同纠纷。

    原告诉称

    原告金英爱起诉称,原告于2016年10月4日,通过淘宝平台,向被告罗晓斌在淘宝平台经营的迈克无线电铺购买了美行ASUS华硕RT-AC3200AC3100双频wifi光纤穿墙无线电路由器AC88U路由器3台。品牌为华硕,淘宝订单号为2371707891703381,使用顺丰速运,顺丰速运单号为308419615646。2016年10月9日,原告收到路由器3台,在设置购买的路由器的过程中发现,该路由器主机没有CCC认证证书编号及标记,且没有正规发票和相关进出口证明,其产品也没有合格证、中文的产品名称、型号及厂家信息和厂家联系地址和联系方式。故原告主张被告的行为已构成欺诈,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赔付,要求人民法院判令:一、被告退还原告货款3465元;二、被告三倍赔偿原告10395元;三、由被告承担与诉讼相关的费用。

    本院认为

    本院经审查认为,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因合同纠纷提起的诉讼,由被告住所地或者合同履行地人民法院管辖”之规定,原告所在的合同履行地的延吉市人民法院、被告所在地的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对此案均有管辖权。但在不违反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前提下,当事人可以自愿约定发生纠纷时由哪一个人民法院管辖,即可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四条“合同或者其他财产权益纠纷的当事人可以书面协议选择被告住所地、合同履行地、合同签订地、原告住所地、标的物所在地等与争议有实际联系的地点的人民法院管辖,但不得违反本法对级别管辖和专属管辖的规定”之规定进行选择,即约定高于法定。被告在《淘宝服务协议》【(2015)浙杭钱证内字第26302号】中约定了“您因使用淘宝平台服务所产生及与淘宝平台服务所发生的争议,由淘宝与您协商解决,协商不成时,任何一方均可向被告所在地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且在该协议的开头就采用黑体字作出特别提示:“为维护你自身权益,建议您仔细阅读各条款具体表述”,对协议管辖条款也以黑体字特别注明,应当视为原告在通过淘宝公司提供的网络购物平台购物时已经明知这一约定,但有一个前提,即被告所提供的《淘宝服务协议》【(2015)浙杭钱证内字第26302号】采用的格式条款,均应对原、被告双方产生约束力。

    被告提供的《淘宝服务协议》【(2015)浙杭钱证内字第26302号】是否对原告也产生约束力呢?这要从合同法、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并结合被告的网络购物行为综合分析加以认定。原告在本案起诉时其配偶也提起了通过被告提供的网络平台购物产生纠纷的网络购物合同纠纷诉讼,即本院一并受理的(2017)吉2401民初1985号,以及原告同时起诉的(2017)吉2401民初1986号,且此前原告也在本院提起了针对浙江天猫网络有限公司的(2017)吉2401民初861号民事诉讼,由此可认定,原告的网络购物行为系较为经常的发生。而这种网络购物行为若要发生,必须有原告需对被告提供的《淘宝服务协议》【(2015)浙杭钱证内字第26302号】的所有内容阅读后,以打钩的方式表示同意方可进行以后的操作,再使用淘宝平台进行购物,即必须承认被告提供协议中的纠纷解决管辖协议条款。综合本案原告网络购物和提起诉讼的实际,可以看出原告是多次通过淘宝公司的网络平台购物,其对被告发布的《淘宝服务协议》【(2015)浙杭钱证内字第26302号】应属明知,即知道关于纠纷特别是发生诉讼时的管辖法院约定;被告在管辖法院的约定条款中用黑体字标出,被告意在提请协议相对人对此条款的关注,原告若以未加以关注为由表示自己不知情的抗辩理由不能成立。同时:1.管辖法院的约定只是程序性问题,并不必须影响原告对自己实体权利的主张;2.正如被告在管辖异议中所主张的,被告所在地法院即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开设了网上法院,因此不会影响原告所提起的诉讼的进行,也不必然地增加其诉讼成本;3.对格式合同中的条款固然可以作出不利于提供方的解释,但关于管辖法院约定的条款,在协议中是明确而且单一的,因此本院无法作出不利于提供方即不利于本案被告的解释;4.如果对被告提出的原告提供的《淘宝服务协议》【(2015)浙杭钱证内字第26302号】是以格式条款提出,进而协议相对人可以以此为由任意加以否定,那么所有的以格式合同方式发布的协议,相对人均可以此否定包括管辖法院约定在内的整个协议,被告发布这一协议就等于形同虚设,失去了发布的实际意义,该协议针对不特定多数人约定的作用就一开始就根本不可能存在;5.协议中关于管辖法院的约定,从形式上或是所采取的方式上,均是双方合意的结果,并非相关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中带有社会性的“霸王条款”;6.该协议的开头就采用黑体字作出特别提示:“为维护你自身权益,建议您仔细阅读各条款具体表述”,且以黑体字加以特别标注,表明被告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提醒义务;7.本案原告在淘宝网上的注册名为韩明子,注册时间为2016年7月19日,晚于被告在2007年发布《淘宝服务协议》【(2007)浙杭东证字第01042号】的时间,被告又在2015年发布了最新修订版本的《淘宝服务协议》【(2015)浙杭钱证内字第26302号】,其中明确了关于管辖法院的约定,原告要通过淘宝公司提供的网络平台购物,必然要先行注册,故应视为原告对此约定条款系明知。因此,该协议对原、被告双方均有约束力,被告关于管辖法院的异议成立,本院予以支持。

    被告罗晓斌虽在答辩期间内提出管辖异议,但其未到庭参加听证会,故对其提出的管辖异议不予审查。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十三条、第三十四条、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十条之规定,裁定如下:

    裁判结果

    被告浙江淘宝网络有限公司对管辖权提出的异议成立,本案移送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管辖。

    如不服本裁定,可在裁定书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人员

    审判员:杨雪松

    裁判日期

    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书记员:李越